春秋生活网

首页 > 英超 > 美国多地山火肆虐 境内有百余处山火

美国多地山火肆虐 境内有百余处山火

春秋生活网 2019-01-24 21:26:32 编辑:严鹏飞 点击:82303
字号:T|T

那一晚,浩然之气贯穿九天之外,血染皇城,谁都没有想到,一名从未修行过的凡人,爆发出如此惊天的伟力,一怒飘血万里,连半步大能都被活活震死了,堪称是修炼界的一大奇闻,而傅浩然亦在这一战中身殒,全家除了年仅三岁的傅天书之外无人幸存下来。到得后来,石暴缓缓转身,却是轻叹一声,隔着木屋看向了大西北,负手而立,怔忡不已。这一位第一层的驻地签证官,目光之中那一位花妖扭动凌曼腰肢,走远就是那样,落入现场办旷阔,豪华的,的驻地办公地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这一位万劫地的第一层的军事驻地的签证官,和旁侧一位士兵护卫,才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意。

无名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但是他又说不上来,不过都已经走到了这里了,也不能不进去了。“难道要应谶了吗?”

  团圆就是一张归途的“车票”
  高铁送我回家过年

孙立强全家与列车长合影

林佑桂给外孙女买的冰糖葫芦

侯翠华(右)和丈夫在工地上

刘冉冉在给家人打电话告知回家的日期

章王酉子近照

  高俊奇在妻子生日时为她献上鲜花

  鲍文锋文/图

  全家出游迪士尼

  ■ 孙立强 北京 某公司职员

  1月21日,春运首日。我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登上从北京南站开往上海虹桥的G7次高铁列车。与大多数旅客回家团圆不同,这次我们全家出行是到上海迪士尼游玩。这不放假了嘛,孩子的考试成绩还不错,这趟旅行算是给孩子的奖励。

  我的老家在陕西西安,以前回家,从北京到西安坐的是快车,一般要十三四个小时,有时候连坐票都买不着,还得站着,卧铺票更难买。这几年,高铁又快又方便,从北京到西安竟然5个小时就到了。想想过去一晚上坐火车,下了车整个人都在摇晃。

  近年来,国家高铁网络发展迅速,无论是出差还是旅游,都有“一日千里”的感觉。这次乘坐的班列是我和妻子特意挑选的,目的就是为了带孩子一起体验高速的“复兴号”列车,感受咱们国家的发展变化。这趟车时速350公里,短短4个多小时就到上海。坐上高铁,你能真切地感受到“中国速度”。中国的高铁在世界上已经处于领先地位,很多外国友人对中国高铁的评价很高。乘坐中国高铁真的是非常好的体验。

  更重要的是,铁路的服务质量这些年也有很大提升。从进站到上车,都有人指引、帮助,列车员的素质高,服务到位,边整理行李架,边宣讲安全方面的注意事项。再加上男列车员帅气,女列车员靓丽,看着就舒服。

  本报记者 贺 勇文/图

  穿过秦岭就是家

  ■ 侯翠华 陕西西安 中建三局建筑工人

  半个月前,儿子一通电话,让我晚上激动得睡不着觉。

  “妈,今年过年,我给您买套保暖大衣。”儿子的话让我心头一暖。母子俩聊完家常,他又给我个大惊喜:“春节期间,我女朋友也到咱家来。”

  儿子今年24岁,在四川成都念完大学后,去年刚在上海参加工作。这些年为了供他读书,我和丈夫离开四川苍溪老家,在城市工地上干建筑活。运水泥、绑钢筋……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我们觉得生活有奔头。

  前几年,我俩和十几位老乡一起去北京的建筑工地打工。大伙相互照应,日子也过得充实。美中不足的是,北京离家太远,回去一趟实在不方便。

  记得有一年腊月,大伙借由老板的帮助,才买到了火车票。十几位老乡背上行李,拎着买好的方便面,在车上摇了23个小时,到广元站时已是下午三四点。我和丈夫下了火车,赶紧买回苍溪县的汽车票,到家时天已大黑。

  日子一天天过去,远在老家的公公婆婆逐渐上了年纪。去年,我和丈夫来到西安打工,离家近了。让人高兴的是,西安有直通苍溪县城的高铁,全程不到3个小时,票很好买。单程车票182元,价格也能接受。自打到西安后,我已经回了三四趟家。每次坐高铁经过秦岭,穿越隧道,看着两边的风景,就禁不住感叹,时代正在飞速进步!

  儿女回家多了,老人们也精神起来。听说孙子要带女朋友回苍溪,公公婆婆早已准备好了红包,还打电话催促我们,一定要提前回家准备。前几天,我俩买好了腊月二十的高铁票,打算一回家就去张罗年货。

  在我们老家的镇上,一入腊月,每天都有集市,热闹得很。过年期间,鸡鸭鱼肉、水果糖果必不可少。我打算再买点猪肉,配好佐料,做一锅蒸肘子,让儿子的女朋友尝尝鲜。

  一家人团团圆圆、热热闹闹,才够年味。说起猪年心愿,我希望家里老人健康平安,也期待新的一年里,“女朋友”能变成“儿媳妇”。

  本报记者 高 炳文/图

  团聚时间更多了

  ■ 刘冉冉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

  “尊敬的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泰安车站……”高铁上每当响起这句话,我的前方便是家。

  我在北京攻读博士学位,今年过年回家。我早早预定了腊月二十三那天的车票,想赶在小年这个重要时刻跟家人团聚。我打算给家里带些北京糕点和烤鸭,上午坐上高铁,中午就能到家。

  2014年,我去辽宁读研究生。回想第一次乘坐高铁的经历,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从位于山东的泰安站上车后,还没等把大包小包安置妥当,耳边就响起了列车到达济南的广播。高铁把泰安到济南这2个多小时的路途缩短为不到20分钟,着实让我惊叹中国高铁的速度。

  不仅仅是速度快,乘坐高铁的步骤也在逐步简化。

  “别忘了提前到车站,留出排队取票的时间,别赶不上车。”以前回家过年,父母都会这样嘱咐我。现在好了,在电脑、手机上轻松买好票,记下车次和座位号,直接刷二代身份证就可以上车,不用提前到车站排队取票,这给我节省了不少时间。

  除此之外,高铁上越来越多的乘客自觉带上耳机听歌,说话压低声音,果皮纸屑放入座位前方的垃圾袋里。每次我把行李搬上行李架时,都会有人主动站起来帮一把。这一件件小事,让我对乘坐高铁有了更好的印象。前阵子父母来北京,我特意给他们买了高铁票,为的是让他们也体验一下中国高铁。

  我非常幸运地赶上了新时代,享受到科技腾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巨大便利。随着高铁越来越快捷和方便,回家的时间不断被缩短,甚至与市内公交车出行所需的时间相差无几。我觉得离家更近了,跟家人团聚的时间更多了。

  段钇男文/图

  准备3个大红包

  ■ 林佑桂 安徽巢湖进京务工人员

  我今年69岁,安徽巢湖人。我和老伴一起在北京务工5年了,主要在建筑工地上帮人看守,每人每月收入3000元。我们每年回家一到两次,过年必须回家。

  1月19日,我和老伴在北京南站乘坐高铁G303回家过年,中午12点半发车,下午5点18分就能到合肥。这是我俩第二次坐高铁,车票是女儿在网上帮我们买的,单程票价436元。

  说实话,坐高铁回家,我和老伴还是有些心疼的,因为觉得票价有些贵。但女儿不放心我俩,加上老伴腿脚不好,坐车时间久了会不舒服。

  过去,我们回家或者搭乘老乡的顺风车,或者坐普通火车。坐普通火车到巢湖需要近14个小时。

  与普通火车相比,高铁真是太快了,上车眯一会儿,一睁眼就快到家门口了。高铁更舒服,春运期间也不拥挤,既干净又卫生,列车员的服务态度也和气。这些年,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老百姓也享受到更多的实惠,高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工地上很多工友都乘坐高铁回家,听说外国人也喜欢乘坐咱们的高铁呢。

  下了高铁,我们会去合肥的女儿家小住两天,再坐班车回巢湖儿子家。孙子们考上了大学,也很懂事。

  登车前,我和老伴给外孙女买了她最爱吃的冰糖葫芦。快过年了,我俩准备了3个大红包,准备给3个小家伙。这两年,两个孙子都不要我们的压岁钱了,说是体谅我们在外打工的辛苦。但我和老伴坚持要给,一年到头在外忙活,就是为了回家看到他们开心的笑容,再辛苦都值得。

  过完年,我们可能回北京,也可能不回。在首都待了几年,就有了感情。我们还想趁着身体硬朗,在外多跑跑、多看看。孩子们希望我们不要再在外面奔波了,最好能回老家安心养老。

  孩子们说的也对:“只要健健康康的,怎么过都是好日子。”

  本报记者 贾平凡文/图

  这一程归心似箭

  ■ 章王酉子 深圳 英迈猎头顾问

  还有不到半个月时间,我就要踏上回家的高铁。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只有“归心似箭”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今年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年,也是我第一次在春运的高峰节点从深圳回南昌。之所以选择高铁,就是希望能够快快到家,当然舒适度也更高些。

  记得以前在成都读书的时候,每一次大包小包回家,都像在搬家。尤其放寒假的时候,给家人带的特产和礼物超级多。现在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也没了大包小包的行李,给家人带的特产和礼物都“藏”在了我的手机里。今年过年,我已经在网上买好了广东腊肠、糕点等年货。等我到家的时候,给家人带的年货早就先到家了。

  工作以后,老同学分散在天南海北,平日里也聚不到一起。这次趁着过年回家,我准备和他们好好聚一聚,这恐怕是走亲访友拜年以外最最要紧的事。过年假期不长,我已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家里的团圆饭、同学的婚礼、朋友的聚会……这些热闹喜庆的事,让我回家念头更强烈了。

  新的一年是一个代表未知的逗号,也是一个代表未来的省略号。即使回家路途不远,这一程依旧归心似箭。让我们一起迎接充满希望的新春佳节吧!

  祭奠父亲是大事

  ■ 高俊奇 辽宁大连 私企负责人

  我出生在黑龙江省的加格达奇,前些年户口迁入大连后做点儿生意。这些年,高铁成了我奔波于东北三省的交通标配,往来于吉林省镇赉县、加格达奇和大连之间,比开车方便多了,还不累。我已订好1月25日大连至长春的高铁车票,准备带着老婆和女儿先到镇赉祭奠父亲,然后再回加格达奇陪母亲过年。

  一个多月前,84岁的父亲去世了。我把老人安葬在镇赉,因为我家的祖坟就在那里。1月25日是父亲“五七”的日子,春节前祭奠父亲是全家最重要的事。前些日子我们兄妹7人约定在那一天将分别从大连、烟台、哈尔滨和加格达奇前往镇赉祖坟给父亲上坟,祈祷父亲在另一个世界平平安安,不用挂念我们。

  祭奠完父亲,我计划去看望朋友。为此,我给朋友准备了大连的特产海鲜当年货,也算是给朋友拜个早年。高铁的快捷方便让我受益良多,25日带海鲜乘高铁,当天就到镇赉,打开海鲜还是新鲜的。

  完成镇赉的行程后,我们全家二三十口人将集体乘高铁北上,回加格达奇陪母亲过年。加格达奇属于高寒地区,极寒时能达零下30多摄氏度。我有心想让83岁的母亲到大连和我一起生活,但她更喜欢到烟台和我姐姐住在一起。无论如何过了年,不能让母亲再住加格达奇,大连和烟台,由她自己选吧。

  回到母亲身边,我就能放松身心好好享受假期了,这也是我一年中最期盼的时刻。

鲍文锋

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态度,在场的半步大能虽然和他处于同一境,立足于神芒期多年,然而天书世界一出,他就像一界之主般可以一言定人生死,毫无挣扎的可能。当年杨立遇到何叶柔之后,作为人形法宝的他顺便也是因为采集力人家的元阴之力,所以修为才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进而突然之间晋级为凝神中阶修士的。今天这位男修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倒是有些意思,乐得台下众位男修者一片哄笑。

  《小猪佩奇过大年》未播先火,导演张大鹏:这是猪年春节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还有半个月就到春节档的时候,佩奇毫无悬念地火了。由阿里影业出品的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导演张大鹏,此番执导的宣传片《啥是佩奇》,上线不到一天内,就获得了几千万的点击量。爷爷为孙子寻找佩奇的走心情节,笑中带泪的细节描绘,引发王思聪转发、韩寒任素汐等点赞,出圈艺人以及周围吃瓜群众可谓万人空巷。

  与一般的电影宣传片不同,《啥是佩奇》并未过多讲述电影内容本身,而是描绘了观看电影的场景:祖孙三代,走进电影院团聚,这一刻,佩奇弥合了城乡和代际的差距,一家人都感到亲情的温暖与欢乐。而这样一部“神作”,当初却差点被毙掉。

  1月18日,在阿里影业组织的导演、制片人沟通会上,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自嘲”:“当时,电影宣传团队想让导演整个宣传片,这么个动画片搞这么大宣传片预算,而且看起来和电影关联度也不高啊?所以我差点一脚把我们宣发负责人踢出去。”

  但制作和宣传团队十分坚持,李捷出于对年轻团队的信任,最终同意了制作宣传片。于是,就有了宣发团队五分钟找到钱,导演大冷天跑村里拍猪圈,大家挖空心思给宣传片做了三个预告,走心的制作和创意的营销,催生出感动千万网友的《啥是佩奇》。新华网当天发文《愿你也有“佩奇”》,曾经的“社会人”人设已然变成了“佩奇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亲情”,评论轻轻松松10万+。

  李捷表示,佩奇的走红,是偶然中的必然。作为阿里影业“锦橙合制计划”推出的第一部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是阿里影业第一部投制宣发一体的电影。只有当电影的制作形成全产业链的闭环,才是电影真正的owner,公司才可以不带功利心地拍摄这样一支高预算概念宣传片,并且导演得到了充分的创作自由。李捷同时表示,未来“锦橙合制计划”基本上会沿用这个模式,“走心的东西永远会使人感动,我们做锦橙合制计划也是走心的。”他说。

  走心的电影内容离不开创意的宣发。阿里影业宣发总经理杨海表示,视频为了传递电影关于家庭和爱的精神,进行了剧本的设计和创作,里面需要一些场景,刚好与春节大家买票回家与家人沟通相契合,因此宣发团队特意选择了这个节点。宣传片发布后,淘票票数据显示,电影的预售和想看都有了很大提升。

  借由佩奇,阿里影业也重新定义了合家欢。“宣传片做完以后,看这个片子的人不再是三口,而应该是五口,甚至是七口。”因此,李捷表示,这部片子不会出现宣发导致预期错配的现象。“这个片子拍给谁,给谁看,我们想的很清楚。”

  《啥是佩奇》的导演张大鹏,也是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导演,对于宣传片的火爆,他自谦“有点懵”。他说,很感谢阿里影业,给了自己很大的权限去创作,整个拍摄的过程都很放松,最终这部短片才得以用他喜欢的风格呈现出来。广告导演出身、多年故事广告片的训练,让张大鹏能在类型叙事中纯属地用细节把握观众的情绪。

  选择执导《小猪佩奇过大年》,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孩子。作为3岁孩子的父亲,大鹏导演哄孩子的时候耳濡目染,看了几十遍、上百遍的佩奇,对佩奇也是从不知道到了解,“从我个人角度来讲,《小猪佩奇过大年》这部电影对于我孩子应该是一个挺好的礼物。”

  在阿里影业制片人、《小猪佩奇过大年》电影制片人鲁岩看来,《小猪佩奇过大年》对应低龄观众,他们对于故事情节的要求相对简单。大鹏导演对人物关系的扎实功底,能够把简单东西做得很丰富。

  据悉,阿里影业已经和大鹏导演签约了下一部电影,纳入锦橙合制计划。“以后和张大鹏导演拍片都要签协议,正片之外都要拍宣传片,其热度不可以低于《啥是佩奇》。”李捷笑称。在他看来,阿里影业希望找到更多像张大鹏这样既有情怀、又有才华的年轻导演。

第二天一早,大长老便在大杨立的催促声里,急急忙忙的沿着赶往山脚下的路途,走上了去往拍卖会的道路。“玄清见过师叔。”所以这些竞拍者在进入竞拍场所之前,在自己的面部都用灵气凝聚了一面面具,连说话的声音也进行了调整,而大长老也不例外,他在接受完外面竞拍场地修者的例行检查之后,便立即在面部也笼罩出来一面灵气面罩,只有当他进入到相对封闭的空间之后,这才稍敢将眼睛暴露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