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生活网

首页 > 综艺 > 《我们的旗帜》第四集:感受“梦想”的力量

《我们的旗帜》第四集:感受“梦想”的力量

春秋生活网 2019-03-22 08:24:25 编辑:杨松 点击:91345
字号:T|T

自从身具前六豆之后,杨立感觉整个上半身仿佛就有一股气场,周遭天地灵气,无时无刻不在其间暗流涌动,只要杨立愿意,即使不盘膝打坐,只要稍微一点意念引导,那便可以流转杨立全身经络。“是的,这是一部上古时代的武学,不过得到之后却没有人能学会,因为这部武学传承的方式是用意念传承的,而事实上根本没有人能承受得住那股意念!”林展天道。那是一位大派的弟子,修为已经达到龙跃,远非刚刚被姜遇一掌拍飞的阴森修士可比,足以与寻常的谛视期一战,却在他的出手之下毫无反抗之力,让人不得不对他重视起来。

当杨立飘然而至,快要接触到大个子躯体时,大个子突然一个翻身,一下子直停停地坐了起来。“张瀚!”

  中新社拉萨3月20日电 (江飞波)20日,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所长张云在拉萨作“西藏民主改革的历史地位与作用”学术报告时提出:西藏民主改革是世界“废奴”史辉煌的一页。

  1959年3月10日,十四世达赖集团为维护农奴制,发动武装叛乱。1959年3月28日,中央政府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西藏百万农奴翻身获得解放。2009年,西藏将每年的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张云称,从世界范围来看,废除奴隶制和封建农奴制是最激动人心的伟大运动之一:早在1807年,最早实现工业革命的英国就将在英帝国境内贩奴定为非法;1833年,英国宣布殖民地的奴隶制非法;法国第一共和国在1794年正式宣布“废奴”;1862年,美国总统林肯发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

  2009年3月,中国国务院发布的《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提到,关于旧西藏的社会形态,1904年到过拉萨的英国随军记者埃德蒙?坎德勒在《拉萨真面目》中有详细的记载。他说,当时的西藏,“人民还停留在中世纪的年代,不仅仅是在他们的政体、宗教方面,在他们的严厉惩罚、巫术、灵童转世以及要经受烈火与沸油的折磨方面是如此,而且在他们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也都不例外”。

  3月14日,西藏日喀则白朗县巴扎乡彭仓村72岁的边巴顿珠老人对中新社记者说,他便是农奴出生,此前为旧西藏贵族收割青稞、放牧,1959年前,他每天仅有的食物是一碗糌粑。

  张云称,从根本上改变这种非人道社会的革命性事件,便是1959年的民主改革。他认为,只有100%的人有机会接受教育、过上美好生活,这种社会才是现代社会、充满希望的社会。

  “西藏民主改革改变了上百人的命运,如今西藏民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权事业不断进步、社会不断发展。”张云说,西藏民主改革是世界“废奴”史辉煌的一页。(完)

“事情往往是这样,当你处于局中的时候,却已然看不清了。所谓当局者迷,说的可不就是我们目前的处境嘛。”器灵拿话点拨杨立,发现这个臭小子还是没能够领悟,这才直接说道,“臭小子,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花蜜产生的地方,也就是花心深处。你看到深黄色的一滩,就是花蜜,”想到此处之后,石暴不由得扭头向着西桥外看了一眼。

  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

  布置地下城场景

  截至3月14日,《流浪地球》票房达到46.16亿,不仅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二高的电影作品,也是近一个多月最受关注的文化现象。《流浪地球》为什么出现在当下并受到欢迎?它的尝试是否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开启了一扇大门?中国科幻电影相对于好莱坞处于什么水准?3月13日,《流浪地球》导演、从山东走出去的电影制作人郭帆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畅谈《流浪地球》制作的台前幕后。

  本报记者 倪自放         

  票房过10亿时松了口气

  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郭帆刚从美国回来,目前《流浪地球》正在北美地区上映,他参加了影片在美国部分场次的影迷见面会。目前《流浪地球》在北美地区的票房达到580万美元,是近年来华语片在该地区的最高成绩,“一开始在64家影院上映,现在大约是100家,主要是华语观众,反响还是比较好,上座率都在90%以上。”郭帆介绍,《流浪地球》的非华语观众相对较少,“美国观众的观影习惯是不看字幕,而咱们的《流浪地球》以中国普通话为主要语言,非华语观众接受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

  即使不算在北美地区的优异成绩,《流浪地球》已然“火了”,郭帆表示,影片确实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但我个人没有‘火了’的感受,生活和心态上也没太多的变化,因为之前《同桌的你》上映时有类似的经历,所以这次会平淡很多。只是《流浪地球》票房过十亿的时候,我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影片基本保本,不亏钱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有机会做后面的项目。”

  郭帆承认,在《流浪地球》上映前自己非常忐忑,有一场点映是针对科幻界的知名人士的,包括小说原著作者刘慈欣在内。那场放映,郭帆是在影片开场熄灯十分钟后才溜着墙边儿悄悄进去,坐在角落里,暗中观察大家的反应。

  郭帆的忐忑,源自于《流浪地球》的来之不易。从筹备到上映的四年间,《流浪地球》每天都会遇到新的困难,各个方面都有,甚至在前期准备过程中,因各种原因项目差点夭折。但在郭帆看来,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于信任,一开始这个项目的团队只有两个人,来自外界的审视都带着怀疑的意味DD为什么是你?你有什么能力?你能不能做好一部科幻片?一切都靠一点点的努力去证明。从故事大纲到剧本,从3000多张概念设计到8000多张分镜头画稿,一个关于电影的大致雏形逐步清晰,慢慢让合作伙伴建立起了信心。团队人员也从两人增加到最后的7000余人,共同完成了这个项目。

  《流浪地球》到来正逢其时

  出生于1980年的郭帆是山东济宁人,《流浪地球》并不是他的第一部作品。2011年,郭帆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上映,并于次年获得第16届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但影片票房并不理想。2014年,郭帆执导的第二部作品《同桌的你》票房大卖,同年影片获得第2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大奖和第10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

  从《李献计历险记》到《同桌的你》再到《流浪地球》,郭帆的成长非常明显。郭帆说,在《李献计历险记》上映后,他进行了深刻反思和改进,写了三万字的总结,提醒自己在之后作品中着重考量观众需求和艺术追求之间的平衡点,“在《李献计历险记》中,我创作的自我表达算是比较多的,到了《同桌的你》,自我表达可能不到一半。《流浪地球》中自我表达可能占比不到一成,但也可以说自我表达和观众需求融合在了一起,两者统一得比较好。”

  在郭帆看来,在观众需求方面,《流浪地球》或者说科幻片在2019年到来正逢其时,“从属性上讲,科幻电影和其他类型片有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它和国家的综合国力是息息相关的,比如说前段时间中国玉兔登月,证明了我们的科技实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观众看到电影里的中国宇航员和空间站,才会有信服感。”

  《流浪地球》中有许多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设置,“电影有很多中国式的情感元素在里面,比如父子关系。当然,我们也在电影中建立了一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比如最后救援任务的完成,其实是有很多其他国家的参与。”

  郭帆说,文化表达上的差异,是中国科幻电影和好莱坞大片的本质区别,“我们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民族,而西方是面朝大海仰望星空。我们对土地的那种深厚的情感与西方是不同的,所以影片中才会出现带着地球去流浪的设置;第二个是集体主义精神,发动机坏了,不是超级英雄来救援,而是无数个救援队出发集体行动。”

  相比好莱坞有差距但应该自信

  “对于我本人来说,我一直是想拍科幻类型的电影,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郭帆说,他的第一部电影《李献计历险记》就是一部科幻电影,但促成《流浪地球》这样的大制作科幻电影的,一方面是刘慈欣的原著,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尝试更完备的工业流程,“2014年,我们几个导演去美国学习,看到了和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这种差距主要在电影工业化方面,打个比方说,我们还是手工作坊,但是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已经达到了产业化。而做科幻电影,可以很好地历练这种工业流程,从美国回来后,我们这几个导演都在尝试做科幻电影。”

  《流浪地球》的成绩有目共睹,不过郭帆很清醒,不管是科幻片还是整个电影工业,华语电影同好莱坞差距明显,“从拍摄和实际制作而言,我们还存在25到30年的差距。当然,因为现在的全球化、互联网的发展和新技术的使用,比如3D打印、VR技术等,我坚信我们可以通过十年的时间来追赶。我们的后期特效与好莱坞也存在着10到15年的差距,目前只能够达到他们的中游水平。”

  尽管与好莱坞差距明显,但《流浪地球》的标本意义依然不小,影片有75%的特效是由国内团队完成的,另外25%是韩国和德国的团队完成。“我们从海外团队中学习了很多经验,也利用他们的成果来激励我们国内的团队。”郭帆说。

  之前业内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观众对好莱坞和中国科幻片的宽容度不一样,对本土科幻片的宽容度相对低一些,认为这是国产科幻片难拍的另一原因。对此,郭帆表示自己并没有太受这方面的困扰,“其实在《流浪地球》之前,整个电影市场国产片占比已经超过6成,高于好莱坞制作,这样的比例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国产片包括国产科幻片都应该自信。”

可惜的是,李不变并未知晓太多,他的五叔在那一战中和玹镜内的修士交手,受了不轻的创伤,并未得到过那件秘宝。无数人都惊呆了更别说是温世阳这个直面的人了,一股恐怖的压力直面而下,意境下的刀法 抡下来简直好像是天都塌了下来一般,那一轮明月并不是真的存在的,但是他却能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仿佛是月夜之中走咋路上,天上一路明月洒到地上将一切都照的纤毫毕露,任何秘密都在洁白的月光之下无处隐藏,一瞬间被照的里外通透的感觉。“真的是意境啊!我只在一位长老演练的时候看到过,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