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生活网

首页 > 女性 > 徐州贾汪区“以用为本” 提升高层次人才贡献力

徐州贾汪区“以用为本” 提升高层次人才贡献力

春秋生活网 2019-01-24 20:58:29 编辑:付利娜 点击:33012
字号:T|T

“十四岁踏入随员领域,莫说西域,纵使放眼天下,都难出其右了。”真园内的那名长老,年岁大的惊人,看出了端倪,有些意外地说道。“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姜遇是天劫主体,九条黄金巨龙不会让他逃离劫区,而闯入其中的浮烟宗宗主也肯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九条黄金巨龙,瞬间演变成一条九彩神龙,那条巨尾轻轻一摇,落下无数道瑞彩后,就直接向着姜遇飞了过去。

一地,边缘,一位二爪小妖远远见四下,乱动,那还不疑问一片,爬上树枝一看,倒吸一口凉气,暗暗道“我的天哪,什么情况,居然还会有历练弟子不要命,来送死的!”一声言落,从高空直接飞下,显然是比刚才爬上去要轻松多了,一落在地面之上,甩着膀子就飞了起来,远远一个投射而落,“噗”一声淤泥飞溅,去通风报信去了。微一犹豫之后,其不知为何又从中拿出了四锭放入了怀里。

  新华社南极内陆1月24日电(记者 刘诗平)在完成南极内陆冰盖之巅冰穹A地区的各项科考任务后,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昆仑队24日撤离昆仑站营地,踏上返回南极中山站之旅。

  16名昆仑队队员自本月4日抵达昆仑站以来,开展了天文望远镜的维护和往年数据回收、天文台址测量设备的安装与运行、深冰芯钻探设备维护与冰雪采样、绝对重力测量等科考项目。

  昆仑站位于南极冰穹A西南方向7.3公里处,海拔4087米,是中国首个南极内陆考察站,也是人类在南极建成的海拔最高的科考站。今年是昆仑站建站10周年,自2009年1月建成以来,昆仑站已成为南极天文观测、深冰芯钻探等方面的重要科研基地,取得了大量科研成果。

  时下昆仑站最低气温已低于零下40摄氏度。昆仑队队员在安全撤离的同时还注意环境保护,将全部垃圾随车带回,预计将于半个月后抵达中山站。

结果到了下一刻,众人也是纷纷抹了一下嘴巴后,就轰隆隆开始了此起彼伏的叫价之声。这一处驿站是规模最大。不说建筑如何气派,但是已经是荒废,就像沿路所有的驿站一样,荒废,荒废的得只有灰尘,只有此刻的夜风,残墙断恒,此刻,无比黑夜侵袭,就像一个永古的传说,弥盖与历史,那一片狂风呼啸,废墟,大理基石很高也很破败,四处多克拉式的建筑,仍旧有恒墙,避风一处非常好的隐蔽篝地,巨大的篝火在黑夜之中,古道驿站广场中兴,一处火光闪烁的篝火在夜色之中若火炬一般燃起。

  发行个人全新音乐作品,邀蔡康永小S拍MV,揭秘与“康熙”的关系,下张专辑要邀约吴亦凡
  陈汉典转型做跳唱歌手,因为“忍不了”

  从2006年参加模仿比赛出道,2007年加盟《康熙来了》成为蔡康永与小S身边的“御用绿叶”开始,陈汉典已经在节目里为观众带来了十多年的笑声。然而,他那颗在历经搭档调侃,以及模仿扮丑磨炼之后的强心脏,如今依然会为一件事感到紧张DD那便是以“跳唱”歌手的身份登上舞台,与大家见面。

  前不久,陈汉典推出了两首个人单曲《先不要》与《爱情有你》,宣告正式进军歌坛。梳着偶像发型,身穿西装外套,新京报独家采访陈汉典,为你还原这个突然真挚了起来的“谐星”,与音乐之间的起承转合。

  起

  出道时就想做歌手,但当时没有自信

  新京报:做歌手这个执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出道12年才推出新歌?

  陈汉典:事实上,我一出道就有做歌手这个想法,只是那个时候没有自信,就觉得这件事好像是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自己当歌手,还是继续主持节目吧,到最后就拖了12年。所以你不跨出那一步的话,就永远没有办法开始。

  新京报:所以今年是比较自信的一年?

  陈汉典:哎真的,当歌手之后,有时候我会在微博上面发一系列帅照,稍微自我催眠一下,过过瘾。

  新京报:真正下定决心进军歌坛,是有受哪位艺人启发吗?

  陈汉典:我觉得主要是被自己的表演欲激发出来的。因为我就是一个很喜欢在舞台上表演的人,不管是主持、演戏或者是所谓的跳唱,我都乐在其中。我现在已经能够在舞台上主持了,也可以演戏了,那跳唱我都还没有去完成它,想要对得起自己。而且我最大的一个兴趣就是跳舞,大学全部时间都在跳舞,拿过“自来水杯”舞蹈大赛亚军(笑)。所以我就是没办法再忍下去了,我必须要让大家看见我的舞蹈。

  承

  邀请蔡康永和小S拍MV二人一口答应

  新京报:《康熙来了》停播之后,大家都很怀念,你偶尔也会回想以前的时光吗?

  陈汉典:会啊,以前是很快乐的,虽然很忙,但不是瞎忙,那是一种训练,训练自己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让自己更能够去找饭吃,因为“康”跟“熙”就已经满了,我是助理主持人,发挥好这一块,我觉得会是蛮有成就感的事情。

  新京报:这次怎么决定找蔡康永和小S来助阵《先不要》MV的?邀约过程顺利吗?

  陈汉典:康永哥和S姐是把我内心变得很坚强的一个重要元素,我是真的很谢谢他们,因为这不是一个阻力,是一个助力。以前大家根本叫不出我的名字,但是在《康熙来了》,他们一直叫陈汉典,陈汉典,我才被大家关注,所以这次MV一定要找他们来拍,他们也一口就答应了。

  新京报:所以其实他们两个就是口头上亏你,但私下还是很挺你。

  陈汉典:对,他们真的很爱我。但是爱在心里口难开,这个你要理解,因为他们两个还是有身份地位的(笑)。

  新京报:如果在“康熙”之外的一些节目大家开你的玩笑的话,你心里会介意吗?

  陈汉典:我从小就是被大家开玩笑的对象,所以我已经很习惯被大家开玩笑了,不会觉得他们在嘲笑我,要踩我,没有。我很能开玩笑,因为这也是一种自信的表现,如果人家讲你什么你就很介意很生气的话,代表你可能某方面是没有自信的。

  转

  做“跳唱歌手”不比唱功比特色

  新京报:怎样解读“跳唱歌手”这个名号?

  陈汉典:唱歌其实是一个说故事的角色,你要投入感情进去。我想要表达我的曲风,这就是一个特色。其实唱得最好的,有时候不一定会被大家看见,有特色更重要。

  新京报:其实大家一直以来对你的印象是“模仿”和“搞笑”,这会影响你歌手的转型吗?

  陈汉典:参加节目的时候,我会有所谓的谐星包袱。比如我很认真跳一跳之后如果别人没有笑,我就开始搞笑了,所以我的表演就变得好像不认真。就是因为人家有质疑,我才想要去做更不一样的事情,有一天你就会发现,哎原来陈汉典在跳舞的时候是有魅力的。

  新京报:现在依然还有谐星的包袱吗?

  陈汉典:还是会有,因为这个是长久以来的习惯,而且好像也是一种使命感。有时候看到大家很冷静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像必须要讲一些笑话让大家笑。虽然不一定每次都好笑,但是我们尽力了。

  合

  下一张专辑要约吴亦凡

  新京报:《先不要》这首歌怎样想到请Matzka来帮你写的?

  陈汉典:因为在我本来预想的人选里,我觉得他是最适合的。他不只是会雷鬼,而是各种音乐类型都精通,而且他的背景跟我很像,他以前也是热舞社社长,有经历那个跳舞的年代,以前我们听的音乐都是MC Hammer之类的Old School旋律,所以我觉得找他来做最适合不过。后来我把“先不要”的概念跟他讲一讲,他就砰砰砰砰砰写出来了,很顺利。

  新京报:之前听说你也想找吴亦凡帮你唱Rap,是这两首歌的其中之一吗?

  陈汉典:对,是《先不要》,那时候我就问了凡凡,然后他就跟我说,“先不要”(笑),因为他那时候好像要去美国拍MV,刚好时间没办法搭上。很遗憾,不过没关系啊,我们会出下一张的,所以凡凡,我跟你预约哦。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凌云的眼睛反射出一丝冰冷的光芒,口中又开始了吟唱。“氹......”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走出这条石阶之路,姜遇没有太多的休憩时间,他继续上路,在走了数十里之后形势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