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生活网

首页 > 数码 > 4月中国消费增速回落 新业态表现抢眼

4月中国消费增速回落 新业态表现抢眼

春秋生活网 2019-01-22 17:02:42 编辑:清世宗胤禛 点击:93292
字号:T|T

嗯?阁下对金衣卫的衣服如此感兴趣,难……难道阁下想打这些人衣服的主意吗?”高大威猛汉子一边悄悄打量着年轻乞丐,一边脸显惊疑之色地缓声说道。“轰!”杀机迸溅而出,无名全力出手,各种武道功法完全没有拘束轰击了出来。一行五人眼见此种情形,自然也是毫不停顿地继续向前。

但是无名却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飞掠而来的顾云,直接一个撼山印砸了下去,甚至都没有多余的动作,顾云想再度袭杀无名却被无名的撼山印砸了个正着。众人藏身其中,恰好能够避过月光的照射,避于黑暗之中,又能将山脚通向山顶的山道一览无遗。

  挪用公款1000余万元赌博挥霍,畏罪潜逃终陷穷途末路DD

  亡命天涯21年的他自首了

  他曾年少有为,春风得意。20多年前,在广东珠海农行系统同事们眼中,他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然而,由于迷恋赌博,梦想一夜暴富,他竟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1000余万元,终酿大错!

  21年亡命天涯路,他风餐露宿、颠沛流离,惶惶不可终日!

  近年来,中国反腐败追逃追赃工作步入“快车道”。去年8月,国家监委等五部委发布公告,敦促外逃人员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在追逃追赃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下,漂泊不定的他逐渐醒悟,愈发觉得自己终究难逃法网,于是步行千余公里,在“自首大限”前的2018年11月15日,主动向广东省珠海市监察机关自首。

  目前,珠海市监委对农行珠海分行原资金科副科长卢展鹏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犯罪问题正在依法办理中。

  年少得志 深陷赌途

  卢展鹏回来了。当他再踏入珠海这片土地的时候,眼前的城市让他陌生,家庭的变故更是让他恍如隔世。

  得知父亲早已因他出事而脑溢血病故多年,卢展鹏长叹一声,轻声对弟弟说:“知道了。”他努力压抑内心的情绪,泪水不自觉地在眼眶打转。他说,时光如果可以倒流,自己应该是另外一种人生。

  20多年前,他本是时代宠儿,年少得志。身为银行系统子弟,在踏入工作岗位伊始,卢展鹏并未因家庭背景而懈怠骄纵。从珠海斗门区最基层的储蓄所干起,他机敏好学,勤奋努力,业务能力快速提升,在珠海农行系统组织的行业比武中,屡屡名列前茅,个人职位也随之得以提升。

  没过几年,在组织悉心培养下,卢展鹏经多个支行工作历练,被选调到农行珠海分行,先后在计划科和资金科主持工作。之后,在农行广东分行组织的公开招聘考试中,他再次取得优异成绩,成为珠海分行领导后备人选。作为最年轻的党员干部之一,卢展鹏一时风光无限,俨然珠海农行系统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在所有同学和朋友中,我都是出类拔萃的,大家都认为我非常优秀。”卢展鹏回忆,“很多全国性会议,行长都会让我顶替他去北京开会,实话说,当时的状态有点飘!”

  春风得意马蹄疾。除了事业顺风顺水,他还拥有美满的家庭。妻子是他同学,美丽贤淑,做得一手好菜;儿子聪明伶俐,遗传了他的智商和情商。卢展鹏说,如果不是自己一时贪念,他的小日子足以羡煞众人。

  回望自己一步步滑向深渊的过程,卢展鹏无不痛心悔恨。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一旦放松警惕,思想的堤坝就会逐渐崩塌,当发现时已经酿成大错,为时晚矣!

  随着职位不断提升,卢展鹏的圈子越来越大。因工作所需,卢展鹏经常要陪同客户到澳门“放松”一下,“当时企业界、金融界有这种风气,动不动就要去澳门搞接待,这已经成为了当时的常规性动作。”他说,最开始也就是陪客人到赌场的大厅下几注,纯属娱乐性质。不过,在目睹了一些赌客“以小博大”,几十万赌本短时间变成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之后,他的心理渐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面对自己经手的海量存款,他想“走捷径”快速致富。“别人分分钟能赌赢,我为什么不可以?”邪念一出即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卢展鹏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不归路。

  在某信用社负责人李某(已另案处理)的协助下,他暗度陈仓,利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多次挪用公款到澳门赌博,从1996年下半年开始,短短几个月时间,他已经累计挪用1000余万元公款出境。赌桌之上,卢展鹏杀得昏天暗地,可传说中的一夜暴富始终没有发生。

  1997年上半年的一天,当李某再次提醒他还钱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么大的“窟窿”一时半会儿是填不上了。惶惶不可终日间,他带上20万元现金匆匆逃离珠海,开始了漫漫逃亡路。

  畏罪潜逃 亡命天涯

  刚归案的卢展鹏,开始几天很不适应DD因早已习惯风餐露宿的逃亡生活,突然三餐规律,留置室内温暖洁净,如此舒适他反而不适应了。

  21年的颠沛流离,卢展鹏外逃经历离奇而曲折,令人唏嘘,令人深省。

  21年间,他从广东到湖南,从湖北到北京,从天津到黑龙江,一路向北,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甚至曾一度在祖国最北端的黑河定居,四处寻求“商机”希冀赚大钱,却因为没有合法身份居无定所,始终与“钱途”无缘。

  21年间,他帮人发过传单,推销过电视、冰箱,也摆过地摊,当过“倒爷”,卖过水果、服饰、皮包、皮箱。他四处打零工赚取微薄的生活费,每天朝不保夕,食不果腹。但更多的时间里,他就像行尸走肉般在各地漫无目的地游荡,走到哪算哪。“有一次自己意外磕伤头部,昏死过去,醒来的时候就想着死了算了,活着太没意思。”

  他很少住旅馆。大多时候都是露宿街头,不管严寒酷暑。就算迫不得已必须住店,因为没有可用的身份证,他也只能选择那种10块、20块的黑旅店对付一宿。

  他交通基本靠走。偶尔手头宽裕,也会搭乘“黑车”捎带一段。很多时候车主见他身份可疑,出再高价钱也不让他上车。

  他大多数情况下一天只吃一顿饭。21年来,自己时常回味的就是妻子做的饭菜。无奈囊中羞涩,不要说家乡美味海鲜,他连最普通的饭菜都吃不起,常常是馒头稀饭聊以充饥。

  他常年只有一两套衣服可以换着穿,鞋子却只有一双。他说,最怕在荒郊野外突遇暴雨成“落汤鸡”,“衣服淋湿了还可以换,鞋子湿了,只能硬穿着等自然干。”

  浑浑噩噩间,他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逢年过节阖家团圆,他都尽量回避看到那些温馨的场景。“眼泪早已哭干,一想到自己的错误,就心如刀绞,自己白白将大好前程葬送,给家人带来无妄之灾,真是心痛至极!”他害怕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更加感到孤独无助,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妻儿和家人,常常夜不能寐,独自落泪。

  政策感召 迷途知返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打虎”“拍蝇”,重拳反腐,一个个贪官的落马,给卢展鹏带来了极大的触动。

  采访中,卢展鹏反复说,从离开珠海那天起,他发誓一定要自己走回来,“自己犯的错终究要面对”。之所以游荡这么多年,是因为总是抱着“翻盘”美梦,如果无法填补1000万元的“窟窿”,他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他厌倦了在外漂泊的日子。最终让他思想转变的,是近年来国家反腐败追逃追赃高压态势的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党的十八大以来,他通过互联网、电视、报纸等多种渠道,了解到党中央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及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强决心,思想防线逐步动摇。

  在此过程中,他开始有意识地由北向南活动,从内蒙古到河北,从湖北到湖南,从云南到广西,一想到离广东越来越近,他的心情反而愈加轻松起来。“到桂林的时候身上只有84块钱,当时一门心思想着要回来了”。

  随后,他加快了返乡的步伐,经贺州进广东,过怀集、广宁,即便到了广州也没有停下脚步,继续经中山赶往珠海。他说,在见到珠海市监察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后,备受煎熬的心才算是彻底踏实下来。

  卢展鹏自我剖析滑落深渊的过程称,作为一名曾经的共产党员,他放松了对党章的学习,放松了对自己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没有牢筑思想防线,利欲熏心之下抵御不了诱惑,最终滑向了犯罪的深渊。

  自感罪孽深重,卢展鹏表示自己对不起家人。他说,实在不该把一切苦难都丢给父母、妻儿,一走了之;他也对不起领导的信任、组织的培养,对不起社会各界的厚爱。在忏悔书中他写道:“我相信,只要自己积极面对,主动协助组织调查,一定会得到宽大处理。”

  他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那些尚未迷途知返的人们,“‘天罗地网’越收越紧,外逃之路只会越走越黑,只有认罪服法、迷途知返才会有希望。”他说,“人生没有‘捷径’,偏门和险路更不能选;走正途心安理得,而且只有这样,才能过得踏实幸福。”(韩秋亚)

“轰!”双方的再次碰撞又一次掀起恐怖的波动,犹如海浪一般一层一层的席卷了出去。虬髯大汉说完话后,“咣”的一脚踹开了身前的房门,随即闪身而入,偌大的房中登时传出了此起彼伏的怒吼哀嚎之声。

  《啥是佩奇》为啥走红?导演有点儿蒙

  1月18日一大早,微信朋友圈就被一支长约6分钟的名为《啥是佩奇》的宣传片刷屏,影片“温暖、泪目”,而倔强的爷爷打造出的硬核佩奇让很多人觉得很酷。

  该宣传片迅速刷爆了社交媒体,高潮引爆得如此突然,导演张大鹏觉得幸福更觉得有点蒙。直到下午接受采访时,对于这部宣传片的走红,他都是“没预期”、“没想到”的状态,对于外界的各种解读,他更是连称“没想到”。

  导演张大鹏手持影片中的关键道具

  网友狂赞

  好玩儿又想哭

  《啥是佩奇》火了

  英国著名IP“小猪佩奇”在中国有着庞大的粉丝基础,“小猪佩奇身上纹 掌声送给社会人”的段子也曾火过一段时间。《小猪佩奇过大年》讲的是一个充满年味儿的中国故事,影片以真人参演部分和动画剧情相结合,专门设计了国宝熊猫双胞胎的角色,以及舞龙、包饺子等各式各样的中国农历新年习俗,朱亚文、刘芸、归亚蕾、常蓝天、方青卓、李大光、王圣迪、单禹豪等主演。该片由阿里影业、eOne出品,淘票票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发行。

在短片中,大爷为满足孙子的愿望,要给家猪刷红漆

  为了给这样一部动画片提高知名度,营销团队想出了拍宣传片的创意。于是,17日晚间,《小猪佩奇过大年》通过官方社交账号公布了一支宣传片,宣传片的主题为“啥是佩奇”,也是张大鹏进行拍摄的。视频主要讲述了生活在大山里的留守老人李玉宝,为了给他城里的孙子准备新年礼物,问遍全村啥是佩奇的故事,短短的视频让人看得既心酸又感动。网友纷纷留言评论:“幽默中带点感动,看完想回家了”、“真是年纪大了,一个宣传片我竟然看哭了”、“片子拍的真好,硬核爷爷”。

  导演揭秘

  用两天拍成了

  只想讲个质朴故事

  导演张大鹏也被人开始迅速搜索,作为2017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最佳导演奖的得主张大鹏,1984年6月13日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03年入学)美术系,担任《七种武器DD孔雀翎》导演、《天安门》电影视觉特效设计、《李卫当官DD大内低手》特效导演,《小猪佩奇过大年》应该是他执导的首部大电影。

  去年的《捉妖记2》把宣传横幅贴到了农村,今年的小猪佩奇也要“下乡”,《啥是佩奇》不走时尚妖艳流行风,而是以情动人,质朴却击中人心,有网友评价说:“这是后现代写实主义与英伦波普小猪的一次有力碰撞”。对于这种“跨文化符号”的高级解读,张大鹏表示接不上话,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

  张大鹏表示,自己结婚较早,家庭观念比较强,就是想拍摄一个淳朴的故事来表现春节的团圆氛围顺便为电影做宣传,此外没有更多的“野心”,“这支宣传片是去年12月,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花了两天时间拍摄的,就是想通过与动画片具有反差的、不一样调性的叙述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让成年人也能受到感染”。

  几十个大爷PK

  主演真不认识佩奇

  据悉,主演的老大爷是当地人,是从几十位大爷中“脱颖而出”的素人演员,之前的确不知道佩奇,也没有演过戏,穿着自己的服装表演,非常原生态。张大鹏自认为是一个创作起来很“轴”的人,对于这部短片,他也没有掉以轻心,而是严格遵从于剧本,在现场没有即兴发挥的成分。

  宣传片火爆后,也有网友觉得这是在夸大城乡之间的差距,是对于农村的一种歧视。

  对此,惜字如金的张大鹏进行了反驳,他说:“提问者的心里带着歧视,才会刻意放大这些问题。实际上留守老人们也有卫星电视,也可以看视频直播,这是真实的,不是粉饰。农村可能不如城市便利,但并不是就此来说它不好,城市的发达也有其不好的地方,幸福是相对的。大家的注意力还是要放在故事内核本身,它讲的是家庭里老人对孩子的爱,努力克服困难,最后大家一起看佩奇,过了一个欢乐的年。”

  投资人说

  只是部宣传片

  我们没有功利心

  《小猪佩奇过大年》出品方负责人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优酷电影总经理李捷昨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他表示《小猪佩奇过大年》不会有巨大的落差,“这部电影是跟《地球最后的夜晚》不太一样的电影,首先,这部电影的宣传语是‘凭孩子入场’,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是一部拍给孩子看的低幼电影。第二,这个宣传片没有任何的功利心,情绪上不存在任何拉高和互斥。第三,《小猪佩奇过大年》是一部动画片,不太容易通过动画片来表达出爱与家的主题,所以,我们才通过《啥是佩奇》这样一部反映乡村留守家庭问题的宣传片来把空巢老人与孩子联系在一起,小猪佩奇就成为了一个桥梁。所以,《啥是佩奇》是宣传片,完全不是预告片,阿里影业也没打算用这个片子提高票房。导演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也刚好碰到用户在春节来临之前的情绪,仅此而已。”

  我险些毙了它

  这个爆款很幸运

  《地球最后的夜晚》和《啥是佩奇》的横空出世,突然间让中国电影圈的营销水准提高了好几个层级,对此,李捷强调的是营销的“偶然性”。他坦承自己正是差点毙掉《啥是佩奇》的那个人,他还把这个经历发到了朋友圈上,“当时,电影宣传团队想让导演整个宣传片,找我批准,我一看预算和台词脚本,这么个动画片居然搞这么大宣传片的预算,而且看起来和电影关联度也不高啊,所以我差一点把宣发负责人杨海踢出去。但是宣发团队比我更固执,他们的软磨硬泡让我刹那间觉得不管怎样,这种执着应该支持一下,所以只要有人能合作支持,还是可以做……”

  由此,李捷表示,创新和创意绝对不是被规划出来的,任何一个片方和动画片投资人都不太敢做这件事,这个宣传片到今天为止被毙掉的可能性,重来一遍还是在80%以上,而最终做成了,是有运气的成分。而且,如果没有张大鹏导演,也未必拍出这个片子,“这个片子挺难的,通过一个短片表达这么多情感,很考验导演功力”。

  而对于《啥是佩奇》作为营销案例给业界带来的思索,李捷说:“中国电影票房不是特别好,有很多的原因。包括网络的冲击、题材的同质化,其实也有一部分问题在宣发上面。虽然爆款的出现都有偶然性,但是,也可以看出,电影人在互联网营销上面的用心程度和创意还是不够,还有空间。”

  李捷透露,阿里影业即将跟导演有新的电影合作,他开玩笑称:“我要跟导演签协议,让导演新片也拍一个宣传片,其热度不可以低于《啥是佩奇》。”

  文/本报记者 肖扬

他确实不善于攻击,尤其是和他的速度相比,他的攻击更是差了许多。“我有说过让你走吗?”姜遇刚飞出去数丈远,一道曼妙的身影闪到了前方,挡住了他的退路。西城帮自知西城山无险可守,又加上人数不多,也就没有在此条山道的山脚处设置哨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