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生活网

首页 > 理财 > 向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致敬

向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致敬

春秋生活网 2019-01-24 21:45:30 编辑:胡丹 点击:17298
字号:T|T

因为人类很少在发出人声的同时,总是伴随着短促的嘶嘶声,除非这个人生着蜥蜴或者蛇类的长舌头。“啊......!”剑术变化何其之快,一声哀嚎半空传出,清风宝剑已然是狠狠刺入摩诃迦叶尊者当胸,巨大的威力直接是令摩诃迦叶尊者面目五官甚至是个庞然之躯体渐渐狰狞扭曲逐渐开裂,整个虚幻空间也在此刻猛然是“轰!”的一声巨响瞬间逝去,炸裂成为了虚无。其实在来人来此地之前,唆使挑拨他的人也仅仅告诉他,咱们的山门之内新冒出来一个天才人物,其惊彩绝艳的程度,丝毫不比来人当年差上一分,但挑唆他的人却没有告诉他,杨立所拜的师尊乃是凌云洞两大气雾尊者之一的无影道长。

杨立一行解决了一批小鱼小虾之后,这才在杨立不慌不忙地带领下,沿着他自己种下的神识标记所留下的信息,一路往东,追向老妖王逃离的所在。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一元宗这次开放煞魔天境的时间也已经到了。

  悲情叙事的春运可能真的一去不复返

  春运如期而至,外出的人即将再次踏上归途。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春运已然成为我们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千里之外的摩托大军、近在咫尺的火车鸣笛、万米高空上的通航飞机……交通工具的多样化,反映出经济和科技的进步,也是人们出行选择多样化的缩影。

  但是,近几年的春运已发生微妙的变化,今年的春运尤其不同。

  过去,大包小包的香肠腊肉,拥有奇怪味道的列车车厢,以及各种情节离奇让人尴尬一笑的新闻,让春运犹如一个满是嘈杂声、混乱无序的菜市场。可如今,不仅高铁、航空和自驾提高了春运的品质,而且旅客在春运大潮中的目的地,也不一定是回到家乡,还有可能是外出旅行或者“反向探亲”。

  当然,严格意义上来说,长途跋涉和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才符合春运的底色,可其实,在年复一年的“大迁徙”过程中,无论是他乡为客还是萍水相逢,“失路之人”已经开始在旅途中,找到了自己的驿站。

  就比如,对于春运的印象,多数人可能都还停留在某位怀抱婴儿的母亲,因买不到票在候车厅大哭;抑或是一位肩挑重担、衣衫褴褛的老农向民警求助,自己买菜的钱被骗,落得两手空空……以上,种种以灰色为主的沉重色调,不应该成为春运的唯一面目。

  反观现在,在社交平台上,总能看到不少人为了买一张回家的票,邀请朋友来助力抢票的链接;总能看到一个外乡人,在自己日程安排里,写下“把家人接到工作地来过春节”的字句;总能看到两三个人,前一秒还在低头看手机,下一秒就笑嘻嘻地和家人聊天。

  他们的身影,构成了一个被暖色调填满的春运画面,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归途也是旅途,“反向春运”同样也是春运。春运改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团聚,而不是分离和焦虑。在忙碌、辛苦一年之后,人们对于生活态度的放松和平和,也变得更加明显。

  而对细节的注重,也让更多人在春运旅途中学会了体谅。它体现在列车工作人员为站票孕妇提供的一个小凳子,体现在快递员给顾客寄回家的包裹,缠上的红绳和几层泡沫,体现在过去大大的牛仔包袱,变成了现在一个个五颜六色的行李箱……

  总之,改变在悄然发生着。

  即便它撕开的只是一道小小裂痕,即便还有不少人在生活中,由于种种原因,找不到北、寻不到南,但过去渲染悲情叙事的春运,可能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想起那句“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的歌词,戴上耳机、闭上眼睛,每个人都能丈量出自己回家的路。虽道阻且长,但对于回家的渴望却从未动摇。一个身影,构成了春运中的一抹风景,而每一段春运故事,都是在织就一个“流动中的中国”。

  宋潇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这一天的时间里,石暴除了偶尔吃点烧烤的墨鸠肉外,一直是处于修炼状态之中。可是死哪有那么容易?等了许久过后,何叶柔仿佛觉得一年的时间都过去了一般,但她仍然觉得自己的呼吸还在,自己的心跳还在,唯一的不同在哪里呢。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想当年在小岛之上时,竹林之中类似的生物极多。蓝空幻似乎也觉察了到了这点,在一味的死锤烂打之后,他这位准祥云大士,实在是没有脸再来同杨立缠斗了,因为他的这位师叔连一次出手都没有,就这样硬扛他的击打就将他的攻击给抵御了去,蓝空幻的信心已经消磨得七零八碎。可杨立的身体却在这半月锤炼得好似一块人形法宝。“噗!”王天盛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了出去。